央視曝出夜幕下的交易:世上最壞的人不是沒有良心,而是利用良心

96
一顧即傾城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
62.9 2019.03.18 15:49 字數 3003

——

顏顏說:

你有沒有捐過衣服?

投進愛心捐贈箱,寄到貧困山區的那種

我寄過。

小時候我個子長得快,我媽每年都要收拾一波我穿小的衣服,洗得干干凈凈,疊得整整齊齊。

每次我都很擔心,擔心路上寄丟了,擔心那些小朋友不喜歡。

唯一沒擔心過的,就是這些衣服,也許根本沒到他們手里。

央視曾經報道過這樣一個新聞:

有人反映,每天晚上,小區門口的街道都有人在交易什么貨物,魚龍混雜。

一個個神神秘秘的人,和一包包散發著腐臭氣味的包裹,吵吵鬧鬧。

記者暗訪,發現每晚準時在路邊交易的,全都是舊衣物。

來到這里的,都是一些小販模樣的人。

一斤2塊錢,有些小販一下子能一下子買走1000多斤的舊衣服。

之后,就是地攤上大喇叭里的洗腦吆喝:

“廠家直銷,廠家直銷,全部10元,通通10元。”

“原價兩三百,清倉大甩賣,走過路過,不要錯過。”

這些衣服鞋子,是從哪里來的,沒人問過。

但在這么低廉的價格面前,別的都不重要了。

可你想像不到的是,

那些擺在地攤上的T恤,也許就是你昨天捐到災區的那件。

愛心衣物捐贈箱,你不會陌生。

家門口、小區里、學校里,幾乎都能見到。

箱子外面,用油漆噴著“博愛助困,慈善機構,關愛最貧困山區”。

機構網站、法人姓名,有模有樣地印在上面,每個字都在強調它的公益性。

投放這些捐贈箱的愛心組織說,回收來的衣服會統一進行消毒,再寄到貧困山區。

我見過很多人,從家里拖來衣服鞋子被子,一包包裝好,扔進去。

箱子裝滿的時候,就整整齊齊地碼在一邊。

基本上都是毛衣、羽絨服、T恤衛衣這些實用的衣服,沒人會寄吊帶裙、一字領、熱褲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。

因為人們都堅信,這些衣服是要寄到山區、災區的,越保暖越好。

人們也堅信,事先把衣服被子洗干凈,可以節省愛心組織的很多時間。

但有記者專門跟蹤了舊衣回收的貨車,眼睜睜看著它七拐八拐,拐進了一個堆滿黑棉絮的倉庫。

在這里,舊衣收購點老板很開心,因為又來了一大批不愁質量的衣服,不花一分錢。

白毛衣、白羽絨服,都被洗得干干凈凈,T恤襯衫連個破洞都沒有,根本用不著消毒。

大部分成包的衣服,里面已經疊好,連事都給他們省了。

只要有商販來挑衣服,就成百上千包地成交。

他們不挑選,不檢查,不用打開看一眼,直接運走。

因為從捐贈箱里拿來的衣服,質量模樣,一定不會差。

一扭頭,這些2塊錢一斤的衣服,便以10塊錢、20塊錢一件的價格出現在地攤上。

這些,就是你平時在街邊地攤上看見的“大減價”。

別人穿過的二手名牌,被說成是“廠家直銷”;

來路不明的衣服,貼上“出口轉內銷”的名頭;

被洗到褪了色的寬松T恤,一律按“外貿原單”處理。

投到地攤上的,都是質量次一點的,那些質量稍高的,都被發到了非洲。

這就是所謂的“出口”。

有內銷的,有出口的,唯獨沒有真的捐到災區的。

還有一部分破損的,就把拉鏈、紐扣絞下來,十塊兩毛五一斤,一噸可以賺兩萬零五百。

說到這個,倒賣舊衣服的員工嘿嘿一笑,對記者說:

“暴利啊,兄弟。”

來源:洞見

為什么說是暴利,算筆賬就知道了。

一件舊衣服,如果走完正常的捐贈流程,要經過5個環節。

挑選、入庫、消毒、運輸、發放,一套下來,需要12塊錢的成本。

而倒賣就簡單多了,無本買賣,愛心衣物都是免費的,不管它們曾經值多少錢,在這里都歸為0成本。

投入的,無非是運輸費和人工費,但與躺賺的高收入相比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我第一次知道,原來發財這么簡單,不用高投入,不用冒風險。

唯一需要的,不過是人們一點“不值錢”的愛心罷了。

寫這篇文章之前,我去查了一個數字。

中國每年,大約有2600萬噸舊衣物產生。

僅北京一個城市,去年產生的廢舊衣物就有23萬噸。

床單、被罩等廢舊織物大約有11萬噸。

數字龐大。

沒錯,我們的舊衣物需要回收,資源需要循環。

但絕不是以這種方式。

一件衣服,很輕,不重。

一句“愛心”,卻不輕,很重。

在捐贈舊衣物之前,很多人會仔細把衣服洗干凈,疊整齊,甚至放上紙條,讓山區的小朋友放心。

有人會仔細用袋子裝好,生怕衣服被弄臟,被沾毛。

可赤裸的真相把我們狠狠嘲笑了一遍。

原來這么多年,我們一直被騙了。

人民日報也看不下去,發了話:“這是在讓做公益的人寒了心!”

我們的確寒了心,并且不止一次地發現,

這世界,愛心最后令人惡心,善良總會淪為生意。

詐捐舊衣物,回收倒賣,內銷出口,幾乎已經成為一條成熟的產業鏈。

被曝光的,尚且如此;

但那些還沒有被曝光的,也許是更黑暗的角落。

我向來不忍用最壞的惡意去揣測他人,因為我不料、也不信竟會這樣無恥。

這不是第一樁,也不會是最后一樁。

在微博上搜索“上海寵物領養”,跳出來的第一個就是“上海寵物救助領養網”。

加V認證,粉絲3萬,看上去就那么像一個正規組織。

它也有很多馬甲,“領養中心”、“領養基地”,號稱自己是全上海唯一官方且最大的寵物救助組織。

每天刷屏“求愛心,求支援,求幫助”,附上微信支付寶收款二維碼。

或者貼出一些流浪貓狗可憐的照片,說它們很慘,都生了病,需要錢買吃的買用的,加微信或者支付寶,獻上你的愛心。

很多人看到這些可憐巴巴的小家伙,恨不得傾盡所有救它們。

可當記者暗訪這個愛心機構時,見到的景象卻是一個屋子里堆著十幾個狗籠,小貓小狗連墊子都沒有,互相縮著躲在角落。

臭氣熏天的排泄物,都在一張破紙箱上,碗里裝著不知放了幾天的臟水。

它們的生存狀況,甚至比流浪在街頭還慘。

這個組織并不在意貓狗活成了什么樣子,冷不冷,餓不餓,他們只在意能否從這些動物身上撈錢。

撿到流浪小奶貓,照著領養網提供的地址送過去,卻被要求先交750塊錢,

想去領養狗,要出領養費、狗糧費、贊助費,一句“做公益不易”,就可以把手伸到愛心人士的錢包里。

最讓我細思極恐后脊發涼的還不止騙錢,而是誰也不知道“被公益”的貓貓狗狗,最后都去哪兒了。

那些地攤“羊肉串”的肉、那些黑心小作坊的肉......

我不敢想下去,只覺一陣惡心,很想哭。

對他們來說,貓狗不是動物,是銀行卡;我們不是人,是取款機。

完成一樁騙局所需的兩種東西,他們輕而易舉就得到了:

一種是人性的弱點,即他們的貪婪;

一種是人性的亮點,即我們的善良。

在這個善惡難分的混沌世界,善良仍然是我們的底線。

顏顏之所以寫這篇文章,是因為我不想看到這樣一種情景:

假乞丐橫行,真乞丐就餓死了;

公益詐騙猖獗,真的公益就無人會去送上愛心了。

就像2013年,湖北恩施的中年男人帶著“腦積水”孩子乞討,可他卻住著每平米3萬元的高檔小區。

再一次見到殘疾人行乞,你還會掏出錢包嗎?

就像2013年,孕婦譚某假裝肚子疼,把17歲的胡伊萱騙回了家,讓丈夫把她奸殺,拋尸。

再一次見到弱者求助,你還會伸出援手嗎?

就像2018年,收養了118名孤兒、創辦“愛心村” 的“愛心媽媽”李利娟,騙來的捐款全都被用來買路虎、奔馳,名下存款2000多萬,美金2萬。

再一次見到好人行善,你還會為她感動嗎?

我理解每一個曾經堅守著良心,卻一次次被現實打得滿頭鮮血的人。

他們的心慢慢變冷,他們學會了保護自己,他們沒有錯。

因為這個世界,總是把良心當傻b,總是把善良變成一場賭博。

愛心被透支殆盡,我們只能自我懷疑:

“下一次,我還會相信別人嗎?”

“下一次,我還會理會別人的求助嗎?”

我們的堅信變成猜疑,同情變成拒絕,奉獻變成自私,友愛變成敵視,互助變成互殘。

而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,漸漸會被我們忽視,甚至遺忘。

我害怕看見那個無情的世界真正來到。

就算被欺騙,被寒心,我們也該清醒,該理智,該直面黑暗,該奔走相告。

不要把世界拱手讓給利用你的人。

不要為你的慈悲感到坐立不安。

不要無奈地對自己說,選擇善良是一種錯誤,選擇良心是一種愚昧。

罪只在不赦者,天必誅之。

日記本
Web note ad 1
四川金7乐昨日开奖结果